美联储救市信达证券帐号,为什么又是贝莱德?


发布时间:2021-05-09 03:09:08 阅读量:950 作者:朝实

和贝尔斯登遗留下的资产信达证券帐号。这一次,为什么是他,还是他?

在美联储all in 所有工具平复金融市场的动荡时信达证券帐号,一个熟悉的人物--拉里·芬克,这位掌握着七万亿美元资产的

首席执行官再度回到人们的视线。12年前金融危机发生时,也是他,成功帮助美联储全程处理了

对于贝莱德而言,美联储的任命反映了创始人拉里·芬克(Larry Fink)重返了十二年前他在金融危机期间扮演的顾问角色。那段时间,他与财政部长汉克·保尔森(Hank Paulson)之间煲的电话粥要比华尔街大型银行的那些首席执行官们热络得多。他为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提供了一个强大的工具,可用来衡量灾难中心资产的风险。这项安排将使贝莱德获得数千万美元的政府合同,而这些合同在很大程度上没有经过招标程序就可以获得。

令贝莱德处于金融科技革命的前列,并巩固了芬克在政治和金融交汇处地位的,就是提供此次交易的核心--贝莱德庞大的技术平台Aladdin。该系统将投资者与市场联系起来,确保投资组合持有正确的资产,并衡量全球股票,债券和衍生品,货币和私募股权中的风险。

自金融危机以来,阿拉丁的影响力激增。如今,它已成为许多投资管理行业最大参与者的中枢神经系统。这也使的贝莱德从2008年一家有影响力的大型基金公司,成长为今天的一个庞然大物。 自那以来,该公司的资产翻了三倍,这主要归功于芬克(Fink)在2009年决定收购巴克莱的投资管理业务所致,其中包括iShares,它珍贵的ETF业务现已成为贝莱德皇冠上的明珠。

美联储的好伙伴--影子央行贝莱德

美联储官员希望,他们可以通过动用300亿美元的国债基金来吸收未来的损失,但鉴于美联储从未让自己暴露于此类信贷风险,聘请外部管理人员也势在必行。尽管许多金融集团都拥有资产管理或咨询技能,但没有一家拥有贝莱德那样的综合技能。另一方面,贝莱德在过去10年里打造了一家极具知名度的资产管理公司,他还利用2008年协助管理联储工具的经验,让该咨询公司在其领域占据了主导地位,为许多公共机构提供服务。

正如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所指出的,贝莱德拥有“在二级市场大量购买所有相关类型的公司债券和公司债券的专业技能”。简单地说,贝莱德的经验和数据库使其成为美联储的天然合作伙伴。

也有质疑声认为,美联储承诺投资ETF,这与贝莱德旗下ETF业务有直接利益冲突。贝莱德称,其资产管理部门和咨询部门之间有着严格的隔离。美联储官员指出,贝莱德的任务只是短期合约,因此很快就会进行评估。

这一次,美联储一共委托贝莱德旗下的金融市场咨询公司运营3个工具:

代表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购买由多户住房抵押贷款担保的机构商业抵押贷款支持证券。美联储将决定哪些由联邦国民抵押贷款协会(Fannie Mae, 简称﹕

)、联邦住房贷款抵押公司(Freddie Mac, 简称﹕房地美)和Ginnie Mae担保发行的证券可以购买。贝莱德将执行这些交易。

贝莱德还将管理两项大规模债券购买计划,将负责一个由美联储支持的机制,从美国公司购买新的投资级债券。

该公司还将监管另一个购买已经发行的投资级债券的工具。购买债券将是这一努力的重点。但该公司也可以选择购买投资美国投资级债券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包括该公司自己的ETF。贝莱德是最大的债券ETF提供商。

而美联储公布消息的当天,投资者向贝莱德(BlackRock)管理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投入了创纪录的15亿美元,这笔款项相当于这家资产管理巨头将获得约230万美元的管理费用,这全都归功于美联储。 虽然该公司将把投资于自家ETF所赚取的任何费用返还给美联储,但显然,随着投资者竞相抢跑央行预期的购买量,大量流入ETF的交易表明,美联储在间接地塑造市场的同时,也使贝莱德受益。

一位资产管理高管忿忿不平地表示:“这实在令人发指。” 市场上可能有100-200名经理可以做这件事,但美联储却选择了贝莱德。”

是的,贝莱德在ETF市场中的统治地位引发了人们对利益冲突的质疑。该基金集团的5,660亿美元固定收益ETF约占全球总数的一半。美联储的购买可能会增加该公司ETF的资产,提高其流动性,甚至可能吸引新的投资者,因为他们对美联储就在他们身旁感到安心。

长期专注于金融领域人耶鲁大学法学院教授约翰·莫利(John Morley)表示,“我不知道还有其他什么公司能在短时间内处理这类事情。” 他说,即使贝莱德没有直接参与,鉴于其ETF的主导地位,它也会与美联储合作。

自2008年危机爆发以来,该公司的金融市场咨询部门已为250多个客户提供过服务,其中还包括中央银行、政府和监管机构。贝莱德首席运营官罗伯·戈德斯坦(Rob Goldstein)在上个月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说,金融市场咨询业务具有“某些客户需要的能力,而且在这个领域,没有多少人可以提供这种能力。”  在过去的十年中,贝莱德从各种公共组织中雇用各类人士在其FMA部门任职。其中包括瑞士央行前行长菲利普·希尔德布兰德(Philipp Hildebrand)是贝莱德的副主席。美联储前副主席斯坦利·费舍尔(Stanley Fischer)和前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是高级顾问。

贝莱德联合创始人芭芭拉·诺维克(Barbara Novick)上个月宣布离开公司,多年来一直在华盛顿露面。在金融危机之后,她帮助贝莱德避免了“具有系统重要性”的标签。而今天美联储的决定似乎具有讽刺意味:在危机时刻,美联储正在寻求贝莱德帮助,部分原因是它是如此重要。

阿拉丁--资产管理界的黑匣子

获得美联储信任的原因之一,是贝莱德所拥有的科技利器--阿拉丁。这一所向披靡的风险管理利器,对于一些大型非金融公司而言,是如此重要。仅次于贝莱德的第二大基金管理公司先锋(Vanguard)和道富环球投资公司(State Street Global Advisors)就是阿拉丁的用户,按资产排名前十的保险公司中,有一半也是阿拉丁用户,此外,还包括规模为15亿美元的全球最大的日本政府养老基金。

的母公司Alphabet(美国三大上市公司)也都依靠该系统管理其数千亿美元的公司资金投资组合。

然而,除贝莱德之外,外界对阿拉丁真正的影响力却还是一无所知。贝莱德曾对外表示,公司旗下的总资产已不能完全反映客户如何使用该系统。据公司一位前雇员透露,由于阿拉丁吸引了巨额资金,平台上的资产数已不再透露。在过去三年中,阿拉丁增加了许多新客户,股票市场的价值增长了三分之一,债券市场的规模增长了13%。根据公司和公开文件显示,如今,平台上的240个客户中的三分之一就已经贡献了21.6万亿的资产,仅这个数字就相当于全球股票和债券的10%。

“阿拉丁已经成为市场的支柱,” Aperture Investors首席执行官,6000亿美元投资集团AllianceBernstein的前负责人彼得·克劳斯(Peter Kraus)说。“它拥有庞大的历史客户群。” 阿拉丁通过加强与客户的联系并实现收入多元化,推动了贝莱德无与伦比的增长。

阿拉丁庞大的影响力引发了人们的担忧,即它或贝莱德可能在遇到冲击时(例如网络攻击,恶意代码行或公司突发危机)成为阻碍金融体系稳定的瓶颈。 今年1月,英国监管机构金融行为监管局(Financial ConductAuthority)就表示,如果阿拉丁(Aladdin)这样的大型投资组合和风险体系的失败 “可能会造成严重的消费者伤害”,甚至“损害市场诚信”。

BNY Mellon国际资产管理业务前负责人乔恩·利特尔(Jon Little)表示:“该行业正越来越依赖像阿拉丁这样的少数参与者。” “但是,【监管者】似乎不愿意直接监管或干预这些关键服务提供商。”

贝莱德首席运营官罗布·戈德斯坦(Rob Goldstein)表示,阿拉丁的风险工具旨在支持而非取代投资组合经理。尽管阿拉丁没有告诉资产管理公司买或卖的内容,但有人认为,如果全球大部分资产对阿拉丁放出的警告做出反应,则数万亿美元将对事件做出反应,例如爆发大流行或爆发战争。投资经理和资产所有者越依赖阿拉丁来衡量风险,他们对投资组合决策的责任就越小。

1月份,规模达580亿美元的美国养老基金洛杉矶县雇员退休协会(Los Angeles CountyEmployees‘Retirement Association)突显了这种担忧。它引用了“集体思考”的潜力,因为它拒绝了阿拉丁的风险承受能力。“如果系统中存在任何弱点,那么接近风险管理的寡头垄断将尤其危险,”资产管理规模达4760亿美元的信安全球投资公司(Principal Global Investors)前首席执行官吉姆·麦考恩(Jim McCaughan)说。

阿拉丁在知名公司中的关键作用也使其成为网络犯罪的主要目标。风险投资公司Cyberhedge的创始人,前基金经理瑞恩·多德(Ryan Dodd)表示,贝莱德和阿拉丁诱使黑客成为攻击目标,其中包括受到国家支持的黑客。他说:“它们提供了一个万能钥匙,可以解锁成千上万个其他高价值目标的帐户,例如阿拉丁的用户。” 阿拉丁的复杂性加剧了这些风险。开启和关闭该系统可能需要花费数年时间,因为它通常需要替换一系列不同的系统,并且用户必须扭曲其操作方式以适应Aladdin的模型。一位客户(其业务在三年内过渡到了阿拉丁)将这一过程比喻为“在赛道上加速行驶时更换轮胎”。

贝莱德首席运营官罗布·戈德斯坦(Rob Goldstein)表示,阿拉丁的风险工具旨在支持而不是替代投资组合经理,并补充说竞争对手的平台也提供了另一种选择,从而否定了金融体系过分依赖阿拉丁的说法。戈德斯坦说,“尽管这是基础设施的关键部分,但客户在其内部工作中还是有许多关键基础设施。” “我们生活在竞争异常激烈的环境中。”

贝莱德在投资行业及其提供的业务中的主导地位规模导致了潜在的利益冲突信达证券帐号。作为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是全球大多数上市公司(包括许多阿拉丁客户)的最大股东之一。例如,贝莱德是

的最大股东,桑坦德银行的资产管理部门去年加入了该平台,而最近,汇丰银行和

的主要股东也成为其客户。这引起了竞争对手的关注,他们指责贝莱德作为主要投资者对这两家公司施加影响力,从而说服他们选择阿拉丁,但贝莱德拒绝了这一想法。

在某些情况下,潜在的冲突是多层的。贝莱德是苹果公司的第三大股东,对苹果公司的股东投票有影响力,而基金经理联合创始人苏·瓦格纳则是两家公司的董事会成员。瓦格纳女士还是瑞士再保险公司的董事会成员,瑞士再保险公司是阿拉丁的另一位客户,瑞士再保险公司的前副董事长MathisCabiallavetta是贝莱德集团的董事会成员。使用阿拉丁的英杰华集团(Aviva)前首席执行官马克·威尔逊(Mark Wilson)于2018年在贝莱德(BlackRock)董事会任职期间就职。该决定激怒了英国保险公司的股东,他们担心英伟达的投资部门与贝莱德竞争时会造成利益冲突。六个月后,他离开了英杰华,并留在贝莱德的董事会。道富银行在2018年以2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受基金经理欢迎的阿拉丁竞争对手查尔斯河(Charles River) 。

阿拉丁代表了资产,负债,债务和衍生品投资网络,贝莱德于1988年成立后不久就开始为债券的投资组合进行简单的分类帐。随着其发展,贝莱德扩大了对某些客户的使用范围。第一家客户是

公司,该公司在1994年出售了陷入困境的经纪公司基德·皮博迪(Kidder Peabody),但不确定如何在其资产负债表上为这些资产定价。一系列类似的一次性安排最终使贝莱德(BlackRock)于2000年将阿拉丁做为对外提供的产品。

戈德斯坦说,“当我们给通用电气的基德·皮博迪做业务时,那还是一台X光机。” “当我们有机会应对最近的[金融]危机时,那是一台核磁共振(MRI)机器。”

阿拉丁系统扩展迅速。贝莱德2015年收购FutureAdvisor的交易催生了

(UBS)使用金融顾问平台的分支。贝莱德还为包括

(BNY Mellon)在内的托管银行提供了阿拉丁版本,以保护由贝莱德等基金集团管理的资产。去年,贝莱德(BlackRock)以 13亿美元收购了私募股权技术平台eFront,将阿拉丁的业务扩展到流动性较小的资产上。,同时也阻制了竞争者的崛起。

现在,投资变得越来越电子化,越来越依赖大数据。随着处理信息的工具变得越来越复杂,投资者、基金经理和保险公司已经转向更大的平台(例如Aladdin)来取代多个专业系统。

阿拉丁的增长反映在贝莱德的资产负债表上。去年,由阿拉丁主导的技术收入达到9.74亿美元,仅占公司总收入的7%,但是该公司增长最快的领域之一。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分析师预测,这一收入将在未来六年内翻一番。

芬克先生表示,他希望贝莱德的收入到2022年将有三分之一来自技术。这包括阿拉丁系统上的资金、以及客户在平台上选择资金的费用。该公司向投资贝莱德基金并签约阿拉丁的机构提供折扣。阿拉丁的收入被固定在稳定的长期合同中,使贝莱德的收入从其资产收费中分散出来,资产收费在市场低迷时期有所下降。

阿拉丁的统治地位吸引了更多的竞争。拥有30亿美元资产的道富银行(State Street)在2018年以2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基金管理人流行的平台Charles River。此后,它已签下了四个新客户,包括Lazard AssetManagement。总部位于哥本哈根的SimCorp的平台Dimension还赢得了包括世界银行在内的一系列美国客户,并且拥有稳定的欧洲用户,例如Axa和UBS的投资部门。今年1月份,分析提供商MSCI 以1.9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专门从事私人资产数据的Burgiss Group的少数股权。

到目前为止,尽管贝莱德的竞争对手提供了更便宜,更灵活的条款,却几乎没有让竞争对手屈服。迄今为止,只有一个大客户公开背叛,即意大利基金公司先锋公司(Pioneer)被法国企业Amundi撬走。

“我们选择我们完全能控制的软件,”欧洲最大的投资集团Amundi的首席执行官Yves Perrier说。“我不想依赖竞争对手。”

美联储面临的问题是:这是一场阻止流动性枯竭的战争。白宫正允许美联储官员像2008年那样灵活地试验,然而,即便有了这种自由,美联储官员也面临一个实际问题:在人力和技能方面,他们没有所需的全部资源。

目前,美国大约有价值1万亿美元的投资级公司债券面临被降级的危险。事实上,汽车公司福特360亿美元的债务已经变成了垃圾债。美联储表示,它将委托相关公司购买投资级信贷,以限制债券领域可能的损失。

贝莱德去年收购了总部位于巴黎的eFront  ,并将其与Aladdin结合在一起,该平台提供了尽职调查和投资组合计划,绩效和风险分析的技术。

首席执行官拉里·芬克(Larry Fink)在贝莱德(BlackRock)最近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告诉投资者,该公司的绝大部分技术收入都来自阿拉丁(Aladdin)对机构的服务能力,该能力为投资管理技术树立了标准。

芬克说:“我们的长期战略是为尽可能多的资产管理价值链提供技术,并使阿拉丁成为投资组合的语言。” “对阿拉丁和我们的技术能力的需求仍然很强劲,我们预计增长将通过向现有客户扩展其能力,吸引新客户,实现无机增长(包括eFront以及客户自身扩展业务的增长)来推动。”

芬克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补充说,对eFront的收购将支持其非流动性替代业务的增长,这笔交易使贝莱德得以在Aladdin系统中增加“可持续性保护套”。可持续投资仍然是资产经理的主要重点。

“投资组合的语言越来越真实,我们致力于这一目标。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认为我们必须在Aladdin上增加可持续性的手段,并确保贝莱德的客户和我们的投资者可以将可持续性视为未来的主要投资风险之一。” 芬克说。

“我现在回头再看eFront的收购,我甚至不知道如果没有这些系统,我们如何能够运作。我们多年来一直在与投资者讨论需要更多流动性的需求,现在我们有技术可以帮助他们这样做。”

贝莱德的季度技术服务在2019年第四季度同比增长35%,全年技术收入增长24%,达到9.74亿美元,这是由于阿拉丁持续增长以及对其eFront收购的影响所致。

美国交易所集团ICE已将其固定收益交易平台与贝莱德阿拉丁投资运营系统集成在一起,以提供买方自动投资组合交易协议。

与阿拉丁的联系将使投资公司可以使用ICE债券投资组合参与拍卖,这是一种执行工具,使参与者可以拍卖一个或多个市场参与者的债券投资组合。

投资组合可以包含任意数量的债券,可以是全部购买,全部出售或两者结合。买方还可以参与两种交易时段格式,即在市场上或在收盘时,交易者可以使用ICE Data Services的连续评估价格或日终评估。

ICE Bonds总裁MarshallNicholson表示:“通过将此协议与我们的ICE数据服务的持续评估价格结合在一起,投资组合经理可以执行尽可能接近资产净值的价格,从而大大减少基准的跟踪误差。”

组合交易作为买方公司转移大量信用风险的一种手段,近年来越来越受欢迎。该协议被人们普遍认为是一揽子交易或程序交易,已有一段时间了,但随着全球债券市场的电子化和固定收益ETF的激增,投资组合交易已成为处理大型复杂交易的  有效方法。以及多方面的债券交易。

流程过去非常手动,由许多电子表格组成,并与交易对手来回交易以定价和执行单个债券,但是固定收益交易平台提供商

和  MarketAxess  都根据购买需求推出了投资组合交易服务方面,可以更有效地在单个投资组合中交易多个债券。

“将这种拍卖协议添加到ICE Bonds现有的询价单和中央订单簿协议中,将为交易者提供一种更有效的买卖一篮子债券的方法,这将补充我们创新,开放式架构解决方案ICE ETF Hub的工作流程。  支持ETF交易的主要市场。” Nicholson补充说。

2000年,芬克将自己的分析师团队分离出来,组建了贝莱德解决方案公司(BlackRock Solutions),随后开发出了一个名为“阿拉丁(Aladdin)”的风险管理系统。以下为来自知乎上的背景介绍。

阿拉丁主要的五大功能:

阿拉丁的强大之处,在于能够为投资者的资产组合定制特定的风险情景。每个投资者都可以通过阿拉丁来针对各自投资组合中的特性来进行调整,包括模拟某种市场情况或历史情景,以此得出在这些情况发生时投资组合的风险和收益变化。

比如,投资者可以模拟“自然灾害”、“英国脱欧”、“美联储加息”,甚至“朝核危机爆发”等情况下,投资组合会有什么样的表现。投资者若是持有新兴市场债券,股票和货币资产,想要了解黄金价格上涨时会对自己持有的这些新兴市场资产带来什么影响,就可以利用阿拉丁模拟黄金价格上涨的情况。

阿拉丁基于其数据储存中心里大量可靠的历史数据,将预测细化到每一天。它会根据数据分析统计结果,分析各种资产之间的相关性,通过蒙特卡洛法则,模拟金融市场可能出现的情况,并且为投资者的每一项资产,每一只股票给出可能存在的风险情景,以及在风险情景下的走势。例如,若是某一投资者持有大量债券,阿拉丁就会给出未来利率上升或下降时债券的走势以及债券对手方破产时带来的影响。

不仅如此,阿拉丁还会根据模拟出的特定情景,给出资产组合中不同资产之间的相关性的变化,这十分有效地帮助基金经理未雨绸缪,在风险爆发前就进行组合优化构建,并在风险来临时,及时地进行风险控制。

根据经济学人在2015年的报道,这个位于华盛顿州的数据中心,每天有6000台电脑日夜运作,替170多家银行、保险公司、主权投资者等投资机构分析可能带来损失的风险。

根据阿拉丁官网的公开资料显示,截止2017年6月30日,全球有大约25000个机构投资者依靠阿拉丁平台作出投资决策,并由超过1000名开发人员对系统进行持续的强化。贝莱德运行了一个数据和分析仓库,有着超过600名专家针对创建质量控制和分析进行研究,并涵盖了不同资产类别的投资过程。

可以说,“阿拉丁”是贝莱德倍受美国政府和全球金融机构追捧的“神灯”,也是贝莱德得以不断加盖楼层的“地基增强器”。(编辑:雨尧)

莱德 拉里 芬克

上一篇: 中小企业如何掘金“新三板”

下一篇: 库存结构决定焦煤价格上下两难

网友评论:

来自玉门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09

你不过是仗着我喜欢你,这是让我卑微的唯一原因。回复


来自江油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09

我觉得成熟的感情应该是,两个人懂得了为以后做计划,什么时候买房,什么时候结婚,如何赡养老人,如何规划职业,以什么样的方式生活,如何处理生活中的矛盾。懂得了宽容和理解,不会再拿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来彼此考验,所有的爱意和浪漫都根植于生活,平淡度日,全心相待。回复


来自荆门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09

爱,不是寻找一个完美的人,而是学会用完美的眼光,欣赏一个不完美的人。回复


来自盖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09

人世间的一切不平凡,最后都要回归平凡,都要用平凡生活来衡量其价值。伟大、精彩、成功都不算什么,只有把平凡生活真正过好,人生才是圆满。回复


来自舞钢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09

人生在世,事业为重。一息尚存,绝不松劲。回复


来自仪征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08

终于,像是如期而至的命劫,浓重的仿佛能挤出水的墨染夜色不声不响悄然而至随后吞没一切。蓦然回首,已然华灯初上,满城灯火的尽头,我看到那株在记忆里枝繁叶茂的法桐,已经模糊的刻痕,氤氲着素淡的花香,终于满树星辉。回复


来自凯里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08

一个人在真的无可奈何的时候,除了微笑,也只好微笑。回复


来自温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08

别动不动就以后啊未来啊,我都不想听,我只知道今天中午我说想看电影,晚上下班你会不会买好票说带我去。回复


来自大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07

白茶清欢无别事,我在等风也等你。回复


来自临江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07

人生在世,事业为重。一息尚存,绝不松劲。回复


创业板回千点大关 股指横向震荡成

在经过长达1个月的逼空上行之后,本周沪深股指终于进入调整时间窗口。在本周市场较为强势的调整中,沪综指与深成指全周基本以横向震荡为主,而成长股在此期间则显著强于市...

2021-05-09
百富环球主席聂国明:未来向下游并

每经记者孙宇婷发自香港在位于新鸿基中心的百富环球会议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就支付行业热点及公司发展方向等问题与公司主席聂国明进行了深入交流。...

2021-05-09
上交所澄清IPO传闻 券商预计重

上海证券交易所10日晚间发布微博,澄清了“证监会IPO重启方案遭国务院否决”的传闻。上交所表示,近期未接受任何媒体以任何形式对IPO重启方案所做的采访,某网站中...

2021-05-09
罗牛山前三季业绩预降七成 副总裁

13日,罗牛山发布前三季度业绩预告,预计前三季度净利同比大降70%以上,同时披露了公司副总裁配偶窗口期违规交易行为。公告显示,公司前9月归属于上市公司母公司净利...

2021-05-09
沪指重回2200 期指做空炒家:

“反弹的趋势比较强烈,我已经逢低砍掉了空单,先止损离场。”股指期货投资者陈政(化名)告诉记者。与A股市场再现久违放量反弹一样,昨日,国内大宗商品市场也是一派喜气...

2021-05-08
60只个股市净率低于1倍 七成年

经历了年后市场的震荡,破净的个股进一步增加,截至昨日,剔除净资产为负数的情况,市净率低于1倍的个股有60只,从破净的个股市场表现情况看,多数年内表现不佳,鞍钢股...

2021-05-08
周五走势预测:大盘将低开回落收阴

隔夜预测回顾:周四五步支撑点为2604,压力点为2657;大盘反抽空间有限,且基本到位,大盘将继续探底,单日预测错误!但是总趋势预测不会错。周四走势回放:沪市大...

2021-05-07
做空机构揭短 中金再生遭开刀

中国金属再生资源(00773.HK)被香港证监会官网宣布将遭清盘(以下简称中金再生)。调查发现,中金再生曾在2009年IPO招股书及2009年年报中夸大公司的盈...

2021-05-07
热门专题